下载手机端

扫码下载里山天户网APP了解更多吧!

当前位置:里山天户网>专题>盗版花样迭出 网络文学内容付费“起大早赶晚集”

盗版花样迭出 网络文学内容付费“起大早赶晚集”

  • 编辑:
  • 时间:2019-08-09 08:13:32
  • 来源:

随着技术发展,网络文学的盗版打击难度愈加增大,内容原创公司和盗版者打起旷日持久的“游击战”。

视频加载中...

2018年前三季度,本市9.03万户小型微利企业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减免税11.19亿元;申报享受小微企业增值税政策纳税人93.4万户次(不含零申报),申报销售额317.36亿元,申报免税额9.59亿元。此外在今年前三季度,本市3414户高新技术企业享受的企业所得税优惠,减免税更是高达89.55亿元。

今年以来,我市已新增机动车驾驶人11.7万人,截至8月15日,全市机动车驾驶人总数突破350万人,相当于常住人口中,每2.5个人就有一个持有机动车驾驶证。而在2016年时,全市机动车驾驶人只有300万,2年时间新增了50万。此外,从今年开始,第一批00后也取得了驾驶证。

来源:经济日报

“与同为数字内容的音乐和视频相比,网络文学正版化任重道远。体系化规模化的利益链条,如中小型盗版网站与广告联盟、甚至搜索引擎结成的利益链条,使得侵权盗版行为难以根除。”阅文集团高级法律顾问朱睿龙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之前打击过的一家盗版方,仅仅一年半收入就超过9000万元。

当内容原创公司的权利人监测发现盗版软件,并通过法律程序提交投诉、通知后,平台的处理和反馈往往需要较长周期——这段时间足以让软件继续收割一波流量了。

阅文集团旗下作家志鸟村的连载畅销作《大医凌然》,基本是以“秒速”被盗版App和网站搬走。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7年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高达74.4亿元,盗版损失占到同期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

金正阳

凭自己本事“活捉”的中阮大师冯满天,自然少不了现场拜师,杨澜和赵照在冯满天的帮助下化身“制阮小分队”,策展人杨澜扛起“面板制作”的大旗,而匠心大使赵照则加入打磨琴颈的队伍,两人都为了打造一把能奏出民乐韵味的中阮而努力。

家书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蕴含着丰富的道德理念和伦理规范,承载着深厚的人文情怀和民族精神。传承家训家书文化,用优良的家风家教培育青少年,是广泛开展文明家庭创建活动的有效载体。

电子阅读的盗版行为在朝隐蔽化和地下化发展。一方面,盗版技术隐蔽化,如网络文学作品盗链、聚合转码类盗版网文App等,使得对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和追责更加困难;另一方面,盗版行为地下化,例如诸多侵权盗版者,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均设置于境外,用以逃避国内维权与监管,打击起来十分棘手。

2003年,起点中文网开启了中国网络文学用户付费的商业模式,与海外最早的数字音乐和数字电影付费模式开展基本同期。然而屡禁不止的盗版侵权行为,让该领域的原创内容公司深受其害。十几年后,用户付费商业模式的普及与海外差距不断拉大。

朱睿龙说,去年一年,公司针对包括主流搜索引擎、应用市场在内的各大平台,全年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800万条,处置侵权盗版App及各类盗版衍生品2300余款。

按照现在的需求量计算,港口库存只有30天水平,已经是近3年最低,且钢厂厂内库存也处于近3年低位。

近日,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吉宁到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调研走访。其中,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旷视科技创始人兼CTO唐文斌等陪同,并向其汇报了公司在人工智能方面取得的创新成果。

侵权盗版App往往是以个人名义上传、发布,正版权利人在对该类App背后的侵权者发起维权时,多会发现侵权人身份信息是伪造、甚至套用他人的,从而导致维权受阻。

南美五国大停电影响半亿人 俄专家:或是美攻击俄前“练手”

“移动端的搜索引擎和电脑端的盗版网站结合,是盗版新形式。”朱睿龙指出,通过这种搜索引擎浏览盗版网站,可以把原网站的广告全都屏蔽掉,“从法律层面对于这些帮助传播的搜索引擎,很难做一个直接侵权或者间接侵权的定性,这让企业比较头痛。”

1984年5月,国务院确定在武汉进行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作为第一个实施城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的省会城市,武汉市冲破旧体制重生产、轻流通的传统观念,提出并实施“两通(交通和流通)突破、放开搞活”的战略。

调研期间,景俊海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中科院在吉单位工作情况介绍。他强调,中科院是吉林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重要依托,中科院在吉的“一院三所一站”是吉林难得的资源、优势和希望。一要在“新”上下功夫,以创新为动力,以科技为先导,抢占科技创新制高点。加大重大科技成果奖励力度,激发创新驱动内生动力。二要在“研”上下功夫,突破关键技术,解决卡脖子问题,推动吉林持续发展。支持各院所与企业联合研发,加强实验平台等基础设施建设。三要在“转”上下功夫,以市场化为导向,以产业化为目标,不断提高科技成果在吉落地率、转化率、贡献率。四要在“合”上下功夫,以合作为桥梁,以互动为常态,把中科院成果与吉林需求紧密结合起来。组织中科院科技资源与企业市场资源对接,支持院士专家在吉创业、设立院士工作站。五要在“服”上下功夫,以政策为保障,以环境为支撑,提高服务科研院所和专家人才能力。人才是院所提高科研水平的关键因素。要围绕院所需求,出政策、引人才、留人才、用人才,解决人才后顾之忧。各部门要主动服务,各院所要主动融入,各企业要主动接触,把院所的地理客观存在变成与吉林的“化学反应”,变成吉林发展的亮点。各地、各部门要加强协作、形成合力,推动省院合作协议落到实处、见到实效。

门槛低,是侵权行为猖獗的重要原因。朱睿龙说,文字的存储空间特别小,一整部知名文学作品也就几百K。“对于盗版者来说,只需要花费非常小的成本,去租一台小型的服务器,就可以装载大量的盗版小说,而且本身小说的传输对网络传输速度的要求非常低”。

早年一家网络文学盗版网站“笔趣阁”流量极高,后被依法处理关停。然而,此后诸多新开设的盗版网站,都纷纷挂靠“笔趣阁”之名。朱睿龙表示,仅2017年至今,阅文集团就针对性打击了近百例该名称相关的侵权盗版,“但众多盗版网站为吸引盗版用户流量,层出不穷的大小盗版网站仍然冠名自己为‘笔趣阁’,出现了打地鼠一样的场景,打掉一个,又出现一个。”

不过在判赔力度方面,虽然各级人民法院近年来均给予网络文学侵权案件更高的关注,并且陆续产生了一批较高判赔的司法案例。但整体网络文学侵权案件的判赔数额,仍不足以弥补权利人的损失,加之漫长的诉讼周期,整体上难以给侵权人造成实质压力。

国家版权局建立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监管“黑白名单制度”,适时公布文学作品侵权盗版网络服务商“黑名单”、网络文学作品重点监管“白名单”。这在朱睿龙看来是比较有效的制度保障,“将这些重点作品公布于众,对于侵权方来讲,会加重他们的注意义务。国家层面公布的作品,如果你还在使用盗版,我们是有权利要求它承担更多责任的。”

为加大法治宣传力度,加强宪法、扫黑除恶以及与青少年相关的法律法规的宣传,南宁市武鸣区司法局近期在各镇及部分学校新建了18个法治宣传栏。

整个行业最期待的,还是司法判赔力度的加强,以及相关规章制度的落实。

正如一位天猫用户所言,“购物车里装着的,不仅是片刻的心理慰藉,更是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出去打工一年,意识到自己要多看书多‘充电’,没想到回到家乡,在自家门口就能看到这么多好书!”在农家书屋里津津有味地看书的一位村民说道。

“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提起网络文学的用户付费模式,不少业内人士不无遗憾。

2016年11月,国家版权局印发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该《通知》强化落实了网络服务商的主体责任和注意义务,进一步细化了著作权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是国家版权局加强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又一项重要举措。各地行政执法机构也在不断加大对行政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据了解,烟台市近年来持续加大从基层一线发现培养选拔干部力度,目前县市区党政班子成员中有镇街党政正职经历的89人,占54.6%。

在应对层面,目前内容原创公司主要通过发函投诉、民事诉讼、行政举报等多种方式打击侵害原创网络文学作品的行为。

除了App,盗版产业链也不断变出新花样。如今一些人会借助自媒体公众号、H5页面形式传播盗版内容。看似毫无异样的自媒体平台,实则是被盗版者精心伪装过的“侵权入口”,“这些自媒体公众号往往冠以‘××书城’‘××书院’之名,点击进去,公众号里有一套非常完善的功能,比如说最下面一栏,点击跳转书城页面,跳转好书排行榜等——然后页面就链接到外部的盗版平台或网站了。”

阅文集团牵头成立了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并发布《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自律公约》,呼吁作家、产业链各方协同合作,在网络文学行业内部,建立起一个畅通、健全、良性的沟通环境、沟通规范,让优质IP得到充分开发、分享。

朱睿龙表示,他们每次投诉后,看似那些侵权内容下架了,可之后不久可能又“改头换面”重新上架。“我们没办法去主张这个平台方的任何责任,只能再重复地去投诉,浪费企业大量的时间”。

他说,“龙-2”型飞船的这2次发射都是试验性的,只要无人发射的时间推后,载人发射的时间就会受到影响。

在2019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如何维护内容付费产业的知识版权,依然是舆论场关注的议题。

市区预办登机手续在香港站及九龙站,一度需于航班起飞前120分钟办理。

此前俄联邦安全局克里米亚边境管理局消息称,两艘乌克兰海军的船只--"顿巴斯"号指挥船和"科列茨"号拖船接近克里米亚海岸,包括俄专属经济区。媒体消息称,两艘船从敖德萨离开,正前往别尔江斯克(亚速海)。9月23日早两艘船位于黑海刻赤海峡地区。

网文资深读者王小燕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原本她也不愿意看盗版文学网站——花花绿绿的奇怪广告实在很多,但现在一些搜索引擎的App也能免费读网文小说,而且页面比较“干净”,“知道看盗版小说对不起原著作者,但这种既省钱体验又不差的阅读,诱惑很大”。

3月31日,中韩青年志愿者在种植新树。一旁的老树已经吐出新芽。 当日,200余名中韩两国青年志愿者来到内蒙古自治区达拉特旗库布其沙漠种树。2006年起,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与韩国韩中文化青少年协会组织两国青年志愿者在库布其沙漠植树,参与防沙固沙项目。截至目前已植树850多万株,造林3万多亩。 新华社记者 刘磊 摄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 里山天户网

erba-actu.com 版权所有